【HQ!! 日影】論他所期盼的夢想未來是否前途多難(試閱)

2012/4/9 16:40

日向翔陽清醒時,多半不會記得夢境的內容。但他今天一直隱約感覺自己做了個好夢——不過即使沒有夢境的暗示,今天也即將成為他十六年生涯至今為止最棒的一天。放學鐘聲響起的瞬間,日向沒有任何猶疑,飛也似地衝出教室門口。他早就調查好體育館在哪了。他想比任何人都早一步抵達體育館,想趕快碰到球,趕快參加練習,擁有自己的隊友,和很多強者對戰,然後打倒球場上的王者——

「為什麼你在這裡——!?」

他不曾忘記那個身影——影山飛雄比他早一步站在體育館裡,手中排球應聲落地。磅地一聲,宣告日向的好夢預感完全失準,也告訴他,他夢想中的高中社團生活將天翻地覆。


2012/11/27 18:11

「謝了。」

「不客氣——」

……想不到吧,十個月前的我。你現在可是淪落到這番田地喔?儘管願賭服輸那十公分的攔網高度,但日向看著影山理直氣壯地接下作為賭注的優酪乳時,他還是不禁向過去的自己喊話。

「喂,你明天要什麼時候喝?」而且除了一週份的優酪乳外,他還得連請三天的咖哩肉包(影山指定分三次支付),想到未來一週他都得跑腿,日向口氣仍是有幾分鬱悶。

「什麼時候都可以。」影山三兩下就解決掉優酪乳,爽快地回答,但沒幾秒又改口,「跟今天一樣,在我們的單獨練習前好了。」

「你剛才不是還嫌待會要找垃圾桶麻煩?」日向也喝光了順便買的牛奶,將空瓶放在場邊,「我下課時間拿過去你班上不就好了?」

「小武老師說這幾天他會來找我。」同是站在場邊,影山一邊檢查指尖,一邊轉動手腕。

「找你?」

「應該是要確認一些全日青集訓的注意事項吧。」

「……是喔。」

「他說有些表格要填。」

「喔……」

「好像還要準備一些證明文件跟書面資料。」

「嗯——」

「——好,今天練習快攻吧。」熱身足夠後,影山抬起頭再次走向網邊。

這是日向所熟悉的影山。這位天才舉球員並未擁有主動發現隊友在球場上的情緒的高等技能,自然也不能指望影山同學能發現自己比平常安靜不少了。自開學後(被迫)湊成搭檔至今,日向不敢打包票自己絕對能理解影山的想法,但他知道這位過分稱職的舉球員平時沉默寡言,開口除了排球戰術以外就是排球練習,生活中最大的煩惱大概只剩要喝牛奶還是優酪乳,不過本週自己幫他解決這個煩惱後,他腦袋應該更是什麼都沒在想了。

「喂!你在發甚麼呆啊,如果你狀況不好的話就各自練發球了!」

「你才狀況不好吧!放馬過來啊!」

「我才沒有!白癡日向!」

不過影山沒留意也好。他會自己搞定自己的問題。日向小跑步接近場邊,努力專注於眼前的一球。


2012/12/4 19:23

菅原一手拿著罐裝熱奶茶,一手拍了拍影山的肩膀,「影山,你是搭明天一早的新幹線?你的行李收好了嗎?」

「整理好了,我原本就沒打算帶太多東西。」手上拿著淺黃色的肉包,影山站得筆直,規規矩矩地回應,「明天我大概六點多會從仙台出發。」

「住宿呢?」澤村拉上坂下商店大門,站到影山身邊,「應該有地方吃飯吧?」

「集訓場地旁邊就有選手村,有附設食堂。」

「既然是去東京,應該也不用擔心餓肚子吧,我還該比較擔心影山迷路。」

「小武老師有給我詳細的路線指引了,集訓期間我應該都會待在訓練中心。」

「這樣我就放心了,」菅原輕鬆地笑著,「不過難得要待在東京五天,有空還是可以去都內晃晃,當作是春高前探個路也好!」

「春高的時候我們會搭巴士去啦。」隊長出聲阻止副隊長繼續端出怪主意,「就讓影山專心待在訓練中心吧。」

「對了,伴手禮可不要帶東京巴娜娜回來喔!也不要帶小雞饅頭!」

「嗯,那些一月時我們自己去買就好了,你不用買。」

「影山,如果在東京車站迷路了就先找站務員喔。」

「東京應該還不會下雪,但還是要注意氣溫變化。」

當隊長與副隊長的囑咐從伴手禮切換成東京活動的注意事項時,影山默默地開始咀嚼肉包,時不時認真地點頭附和。飄出的白色熱氣輕輕地消散於冬夜中。


「有夠像家裡小孩第一次出門遠足的家長——」山口站在不遠處看著他們,一邊將空罐丟進垃圾桶。總是一起行動的月島因為明天的合宿早一步返家,而二年級的學長們也在剛剛踏上歸途。除了正在聽從學長花式指示的影山外,一二年級只剩下他與日向。

「應該不用擔心成這漾吧。」

「嗯。」

「影山好歹也是高中生了。」

「對啊。」

「哦?好像開始下雪了。」

「真的耶。」

日向站在一旁,安靜而緩慢地咬著淡橘色的肉包,另一手握著的加熱瓶裝柳橙汁已經降溫,絲毫沒有半點取暖的作用,他有一搭沒一搭地回應山口。

從宣布影山受全日青徵召至剛才為止,明明他們相處、訓練或練習比賽都一往如常,但現在日向耳中聽到的對話卻彷彿跟自己身處不同世界——在出發前一天晚上,他總算有了影山將要走向全日本的實感。日向從來不曾懷疑影山的才能,他和影山的差距就明擺在眼前,只是影山作為隊友與搭檔都太過可靠,讓他一直以來似乎都忘了這件事。

「——喂。」

影山看起來終於是擺脫了學長們的連番叮嚀,大步走向他。脖子埋在圍巾中讓他看上去比平常來得矮小,但他還是得稍稍低頭才能對上日向的視線。

「幹麼?」

「我再確認一次,你說過我們會站在同一個舞台上。」影山的表情沒什麼變化,語氣聽起來並不像在挑釁,「沒錯吧?」

「那當然。」語畢,日向一飲而盡冰涼的酸甜果汁,味道不是很好。

影山沒再多說什麼。和學長輕輕鞠躬道別後,他便轉身走向回家的方向。

「——我得趁雪變大之前先趕回去了,大家掰掰!」

日向也跨上了腳踏車。他用力地踩著踏板,於黑夜中沿著昏白的路燈鋪成的道路全力前進。撲面而來的冷風刷過他的臉頰與鼻尖。

影山就在前面等著他——不對,影山不會停下腳步等待,他並不是在等他——只是影山和他走在同一條道路上,而影山確實走在前頭,他得再努力追趕才可能與他並駕齊驅,他必須快點追趕上他。

快一點。

再快一點。


2012/12/4 19:40

「影山那算激勵……吧?」目送學弟們離開後,菅原低聲開口,「日向他沒問題嗎?」

「應該沒問題。」澤村雙手插進口袋中,「他的精神一直都很強韌,而且我們也都沒去全日青或縣強化,也還是得認真練習,相信他吧。」

「也是啦,如果他還是很失落,那明天學長我就請他吃個肉包吧。」

澤村的信任被背叛,而菅原因為完全料想不到的理由而無法請客,則是十幾個小時後的事。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