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GO VRAINS遊了《他與他的三日小型模擬戰爭》

販售資訊

CWT49兩日 攤位號碼:V02 社團名稱:EoA

不開放通販

刊物資訊

他與他的三日小型模擬戰爭

A5/42P/NT.150

漫畫13P/小說9,500字

YGO VRAINS/遊了

原作衍生漫畫+小說

封面、漫畫:A.S / 小說:鬱離

基於動畫到第59回進度為止的創作,動畫完結後遊了穩定交往中設定,某一天醒來鴻上了見身體退回了八歲,但內容物還是青年的故事。

印量調查

已截止,感謝各位:)

漫畫試閱


(試閱圖網花為圖片縮小所致)

小說試閱

DAY1 09:43 AM

鴻上了見撐起身體,用力將右手向前伸,卻搆不到餐桌中間的餐巾紙。他努力地吞下嘆氣的衝動,坐回了椅子上。正當他準備站起身時,對面的遊作替他推近了整盒餐巾紙。

「謝謝。」他擦了擦嘴邊。

「……小事。」遊作直盯著前方,繼續慢慢地咬著吐司。

「不好意思,難得你都過來玩,還讓你準備早餐。」當了見發現他得先找到凳子才能在電磁爐前拿起平底鍋,他就放棄煎荷包蛋了。之後遊作接手多數的準備工作,而他只負責提示果醬、咖啡濾紙與咖啡豆勺的收納位置。

「……我原本就沒有特別規劃要來你家一定做些什麼。」遊作搖搖頭,嚥下最後一塊吐司邊,「而且就算昨天我們沒要調查漢諾的殘存資料,我們都會登入LINK VRAINS打個幾局。」

他繼續他們早上提出的推論,「跟你一樣,我登入時也有察覺到一點不尋常的氣息。」

「除了原本跨越過的禁止進入區外,也可能是在登入時就載入異常資料嗎……」了見盯著遊作,十六歲的少年目前看起來沒什麼異狀,不幸中的大幸。跟著遊作一起收拾餐具,了見另一手又一次拉起過寬的領口,「雖然只有我的身體縮小,但不能排除連你也可能受影響。我先聯絡瀧醫師他們,她可能會有些頭緒。」

了見一邊快速掃過平板螢幕內的各大新聞標題,一邊撥出電話,鈴聲沒響得太久。

「瀧醫師,早安。」

「了見大人……?」

「嗯,是我。」

「您的聲音怎麼了?」播音孔那端立刻傳來一連串的「感冒了嗎」、「還是用了變聲器」、「今天是愚人節嗎」、「怎麼做到的」、「發生什麼事了」,了見當機立斷移開手機,「……我們打開視訊吧。」

「天啊……了見大人!?」影像接通的瞬間,螢幕中的響子不可置信地捂住嘴。

「今早起來就這樣了,推測是在LINK VRAINS中受到影響,稍後我會先查找昨天LINK VRAINS的串流資料。」

「您在登出後身體就感覺不舒服了嗎?除了身體變小外,是不是還有哪裡有異狀?頭會不會痛?」醫生很快地冷靜下來,指示了見湊近螢幕。

「昨天登出後到目前為止我沒有特別感覺到什麼,身體現在也很好,不需要擔心。」回覆響子的簡短問診後,了見簡短地說明事情概況。

「……——遊作也一直和我一起行動,請想瀧醫師確認一下有沒有預防對策。」他瞄了眼一旁的遊作。青年穿著輕鬆,正專心地盯著平板。

「我知道了,我等一下馬上查手邊有的資料,稍後也會聯絡麻生跟基因博士,請他們一起看。」

「還有一件事情想麻煩妳……」了見想到今早好幾次險些被褲管絆倒的窘況,比了比自己身上已經不知滑下肩頭幾次的領口,「可以幫我買一兩件衣服嗎?瀧醫師的話,應該還記得我大約八歲時的尺寸——」

話語一落,響子立刻眼睛一亮,「當然沒問題,我明天一早就送過去!」

向來穩重的醫師情緒似乎比起平常更高昂,了見還來不及補上「不用買太多、挑樸素一點就好」,對方就切斷電話了。

應該、沒問題……吧?

儘管帶有一絲疑慮,不過了見沒猶豫太久,便撥出另一通視訊通話。昨天不只他和遊作在調查外洩資料,比起相對不重要的民生問題,他得先盡快避免災情繼續擴大。

「了見大人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鈴響十幾聲後,螢幕另一端果不其然迎來一身整齊、表情卻猙獰的Specter。

「早安,Specter,你冷靜一點。」

「您發生什麼事了?!藤木遊作那傢伙對您做了什麼?!我現在就過去!」

「我沒事,遊作什麼也沒做,你先放下手上的鑰匙,冷靜聽我說完。」

很正常的反應。了見冷靜地安撫他的同時,迅速地闡明事發經過,還花了點時間解釋遊作的清白,而被指名的遊作只稍微抬起頭,皺了眉看向這裡一眼,再次埋首螢幕之中。

「值得慶幸的是,昨天是請你在LINK VRAINS線下操作,目前只有我變成這樣。總之你先別登入,一、目前沒有任何官方公開的情報,二、網路上也沒看見討論,三、我的狀況是在登出後才出現——我們還是謹慎行事為上。」

「感謝了見大人的關心……」

「你太小題大作了,Specter。」

「那我今天也替您調查LINK VRAINS昨天是不是發生了什麼……」

「不,瀧醫師已經著手幫忙處理我的問題了,請你繼續追查外洩的資料,我們昨晚可能沒有回收完畢。」放棄原先預訂今日收尾的工作,了見熟練地下達指示,「只能先拜託你了。」

「只要是您吩咐的事,我必定全力達成……!」

「那麼就麻煩你了。」

視窗關閉那一刻,了見向後一仰倒進沙發,深吸一口氣。明明還不過中午,他的精力卻彷彿全數耗盡。

難道體力也跟著一併下降到八歲程度了嗎……?

他低頭又一次審視縮小了好幾號的身軀,明明是自己的身體,卻十分陌生。

「……你要瞇一下嗎?」遊作湊近他身邊,新綠色的眼眸筆直地望向自己。

相較於漢諾騎士的夥伴們,遊作顯得泰然自若,只在剛清醒時神情呆滯地看了他好一陣子。

你應該不喜歡我這樣子吧?不會勾起你不好的回憶嗎?但了見還來不及擔心他,遊作就先開口鉅細靡遺地問過一輪他的身體狀況。應該說他不愧也見過許多大風大浪嗎?明明他自己也可能是下一個身體遭逢異變的人——

「不需要。」了見跳下沙發,無論如何,他都必須快點結束這場鬧劇。「這身體裡依然是成年人,你不用把我當小孩。」



DAY1 10:24 PM

糟糕。事態實在太糟糕了。大清早一睜開眼就看到追逐十年的身影出現在眼前,喚醒自己的還是在地獄中不斷迴響那一句「快起來」,事發一瞬間沒有直接尖叫出聲已盡了遊作最大的努力。自從對方成功答應交往後這還是他第一次如此想稱讚自己。碧眼白髮的男孩子與回憶中的樣貌如出一轍,但臉龐上卻不復見當年夕陽下的笑容。遊作想過無數次和他重逢的場景,實際上他們也於同是斜陽之際相認,但是……居然終於又見到一直尋覓的他了——等等,這真的是現實嗎?

即使身處危急時刻也總是運作的現實主義費盡全力,才替遊作渾渾噩噩的腦袋找回理智。他很確定自己現在躺在鴻上家的客房內,碰觸到對方臉頰時由指尖傳來的體溫怎麼可能如此真實,而且他的第一人稱也不對——

「……了見,你的身體怎麼了?」

「一早起來就變成這樣了。」

啊——聲音真的與記憶中一模一樣——……

若不是他說話的口調都與態度與過去大相逕庭,遊作可能會 懷疑自己掉入時光隧道回到了六歲。差點脫口詢問對方要不要用實卡打場牌,他有些艱難地維持一臉平靜,鉅細靡遺地問過一次對方的身體狀態。現在並非能輕鬆面對的場合,第一、儘管只有一個人身上出現異變,但無法保證僅此案例;第二、很有可能下一個出問題的人就是與了見同質性極高又一起行動的自己;第三、現在待在他身邊的只有自己,他不能讓了見更不安——儘管外表只有八歲的了見處事似乎遠比自己還來得淡然。

「……我這裡也爬完討論串了,沒有異常。」簡單地討論與檢索LINK VRAINS的營運狀況後,遊作在屋主的指引下找出備用的筆電,「果然得從程式面確認。」

「那麼姑且先推論只有我變小了。」了見克難地以洗衣夾固定住寬鬆的衣服,又找來好幾個靠枕與坐墊疊在椅子上,「跳板設置完畢,你也可以直接駭進LINK VRAINS主系統了。我想先找出我倆帳號昨天的活動數據,如果能特定出是哪幾支程式改動資料,應該就能反編譯了,接著重新編寫演算法跟程式都不是難事。」

「……那麼我負責掃周圍用戶的足跡。」

了見穩穩地坐在螢幕前敲打鍵盤,嘴裡不斷吐出跟八歲男童的聲音與臉蛋不搭的專有名詞。遊作從沒想過還有機會在現實世界裡看到這副景象,眼前是他一直想尋找的那個人,但反差與記憶過大,遊作分不清楚是不是該感到喜悅,而有些暈眩。他深吸了口氣,勉強維繫住支離破碎的思緒,開始掃過一行行的資料紀錄。

距離跨日還剩一兩個小時,遊作看了眼畫面右下角的時間,注意力很快地又回到海量的資料中。他緊急編寫的資料審查程式順利運行中,需要以人工確認的部分也已經撈到一些怪異的資料,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中。他得振作起來。他不能慌亂,必須盡快找出問題來源並解決這件事。心中努力地堅定決心,今天一整天,遊作若不試著集中精神,記憶中稚嫩的聲音就彷彿一直迴盪在他耳邊,簡直像是因為自己的執念累積過久而出現的幻聽——

「遊作……」對,就像現在這樣,只要一閃神就會……

「遊作,你身體真的沒問題嗎?」T恤下襬傳來的拉扯讓遊作停下手中的動作。這次是真的了。「我還是請瀧醫生幫你看看——」

「沒關係,我沒事。」遊作得要稍微低下頭才能對上冰藍的眼眸,他正準備一鼓作氣消化完最後四分之一的資料量,「怎麼突然這麼問?」

「你整天的反應都有點慢。」

「……會嗎?」

「是,就像現在這樣。」

了見的神情帶有一絲擔憂。他才剛才完澡,身上掛著過大的睡衣。

長時間的螢幕作業讓遊作眼睛有些乾澀,他眨了眨眼,對方卻將這解讀為疲倦的表現。

……反倒讓對方擔心了。

「你應該先去休息了。」了見還未變聲的嗓音柔和,這句勸誡對遊作的效果極佳。但他不還想退讓。

「我這裡就差一點了。」對方眼神堅持,遊作也直直地望回去。

「——不然你至少先去沖個澡。」眼看遊作絲毫不願移動,了見打破僵持不下的空氣,搬出正論,「否則你工作的精度會下降。」

安靜地看著了見認真的表情幾秒,遊作不動聲色地掩蓋住排山倒海而來的挫敗,拍了拍對方的肩頭後起身。

「……好。我等一下馬上回來。」

(TBC)





《回首頁》